歷任主席(潘志明)的話

回顧與前瞻

 

加入了監獄署 ── 以至懲教署二十八個年頭,入職的初期,從沒想過自己加入工會的行列,卻在陰差陽錯的機會下,於十三年前踏入了「工會」的門檻。儘管有多年作為職方代表的經驗,然而,在尚未知道自己是否有能力獨當一面的時候,最近竟獲同事們選為新一屆的主席,著實有點兒像發夢;倒也覺得人生像美國黑人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的一句名言:『我有一個夢』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至今經歷了六任署長的管治,我可以毫不諱言地說,懲教署在十多年以前的人事管理模式是相當迂腐和封閉的。

 

        舉例而言,「宿舍跟人調」的政策(即是一家大小跟著職員一齊調駐)可說是最慘無人道的「管理工具」Management Tool;而在眾多紀律部隊中,懲教署也是最後才批准成立「紀律聆訊代言人」的制度。當年的「蝸牛寸進」式人事改革,由此可見一班。猶幸在這十多二十年裡,一些敢言和實幹的人相繼冒起,勇於說一些「犯顏進諫」的良心語,以「一傳二、二傳三」的速度延展開去,但較諸其他部門的「一傳十、十傳百」,著實是小巫見大巫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時維1992年,當我還是在學習如何「犯顏進諫」的階段時,一位現已退休的「金邊帽」曾對我說:『做諫官,大多數的下場都是 ── 死!』 對某些人而言,此句說話也許是「恐嚇」,即時臨涯勒馬。但對於我,此話卻是另類的「激勵」,令我加快腳步跑進「工運」的前列,目的卻是想證明:「諫官不會死」。

 

        頗為諷刺的是,我於兩年前在懲教署職員會所遇見另一位已退休的「金邊帽」,他竟坦然地表示:『我已退休,也不用再顧忌,其實你們當年寫上總部的文章確是有道理的,但以我當時在總部人事科的崗位,也祇可與你為敵;不過我實在很欣賞你的鬥志。』

 

        此君的寥寥寥數語,於我有如「沙漠清泉」,想不到事隔十年竟有一位毫無私交的高官「敢」對我說出他的「良心話」,這豈是可用金錢衡量的「滿足感」?

 

        作為一個工會的負責人,我認為必須把持著「永不言敗」的精神,才可將心中的抱負訴諸實際的行動。

 

        我希望在這兩年的任期裡,多嘗試舉辦一些與工作相關的研討會,以職方的角度研究一些日常面對的難題,避免將問題公式化、官腔化,祇懂說條例如何執行;我希望不單在學術上、也從實際的層面上,探討解決難題的方法;以教學相長、集思廣益的方式,促使「工會」、「執委」、「代表」及「會員」並肩而行。

 

希望我的「諫官夢」最終可以成為事實,也證明「諫官」不會這麼易死

 

香港懲教人員總工會 主席 潘志明